缇萦救父的典故

缇萦救父的典故

缇萦的父亲,名字叫做淳于意,淳于意有个别名叫仓公。《史记》列传中,就有“扁鹊仓公列传”。能被放进列传中的人物,必然是有过人之处的!那仓公到底有何过人之处呢?

我国古代医圣张仲景在《伤寒杂病论》中说:”上古有神农、黄帝、歧伯;中古有长桑、扁鹊;汉有公乘阳庆、仓公;下此以往,未之闻也。”

能跟扁鹊齐名,仓公的医术可见一斑。那仓公是犯了什么罪被判肉刑的呢?

仓公医术高明,首先得益于他有一个好老师,就是张仲景书中提到的公乘阳庆;其次是他以民为本,经常在民间行医,接触了大量病人,积累了丰富的经验。当仓公成名以后,很多王府贵人都想聘请他为府上的医师,比如赵王、胶西王、济南王等,但都被他一一拒绝了,因此得罪了许多人。

后来有一次,齐文王请仓公看病,仓公断定其因过度肥胖懒于活动,导致头痛气喘,便说这病不用看,只需多运动,调节饮食,这样就能开阔情怀,疏通血脉。但是齐文王懒得活动,便又请了一个庸医,用针刺疗法后,结果一命呜呼了。

齐文王死后,被仓公拒绝过的达官贵人都指责是仓公未及时医治耽误了病情,也就是司马迁在《史记·扁鹊仓公列传》的最后说的:“仓公乃匿迹自隐而当刑……”,意思就是仓公获罪,是因为他不肯出面治病救人。

文帝十三年(公元前167年),淳于意被定以“刑罪”直接押到长安去受审。淳于意没有儿子,只有五个女儿,临行前女儿们都去送父亲,个个都“梨花带雨,泪眼婆娑”。淳于意望着女儿们叹气,说:“唉,可惜我没有男孩,遇到急难时,连个帮手也找不到。”

他的小女儿缇萦听了父亲的训话,一边擦干眼角的热泪,一边草草地收拾了行李,做出了一个惊人的举动:随父一同上京。家里人再三劝阻她也没有用。

缇萦到了长安,托人写了一封奏章,到宫门口递给守门的人。汉文帝接到奏章,知道上书的是个小姑娘,倒很重视。那奏章上写着:“我叫淳于缇萦,是太仓令淳于意的小女儿。我父亲给国家当差的时候,齐国的人都说他廉洁正直。现在他犯法获罪,按律当处以肉刑。我不但为父亲难过,也为所有受肉刑的人伤心。一个人砍去脚就成了残废,以后就是想改过自新,也没有办法了。我情愿没入官府作奴婢,用身体来替父亲赎罪,好让他有个改过自新的机会。”汉文帝看了信,十分同情这个小姑娘,这样,汉文帝就下令废除肉刑。

一个普通女子,真的能感动皇帝,让他赦免其犯罪的父亲吗?即使汉文帝本性仁慈,“念其孝道”大发慈悲,那也不至于把实行了千年的肉刑废除了吧!亦或是,这其中有什么其它的隐情?

汉文帝之所以在看到缇萦的上书后便赦免了仓公,首先是有其“仁政”为基础,然后感慨缇萦的孝道是一个层面,尊重仓公的“神医”之名是另一层面,而最重要的一个层面则是仓公的罪名有“欲加之罪”之嫌。如果只是“念其孝道”便释放一个刑犯,对一个颇懂政治的君王来说有点太儿戏了。

那汉文帝又为什么要废除肉刑呢?真的只是可怜被施刑之人这么简单?

汉初的肉刑制度

众所周知,汉承秦制。

秦二世而亡,后世给出的第一罪状便是暴政,而暴政,必然有严刑峻法的助攻。于是,汉朝建立以后,从刘邦开始的历代帝王都非常注重安抚民心,就连一贯被认为“心狠手辣”的吕后,都有废除“腰斩”之举。

但是,到了汉文帝时代,刑法中的肉刑制度,依然很严苛。文帝时期的肉刑和秦时基本一致,主要可分为黥、劓、刖、宫四种。

黥,就是墨刑,意思是在脸上刺字,类似于现代的纹身。黥刑最早产生于奴隶时代,一开始是作为奴隶的标志,后来用来惩罚犯错的犯人。比如刘邦开国时有一名从项羽处归降的大将黥布,其原名英布,就是在秦朝时被处黥刑,因而叫做黥布。

劓,即割鼻子。这种刑罚对人的面貌改变极大,所以侮辱性比墨刑更大!秦时用法极其严苛,比如《史记·商君列传》里记载,因太子犯法,太子的老师公子虔被割了鼻子代为受过。

刖,郑玄给《周礼》作注说“刖,断足也”。但是,刖刑在在历史上却五花八门,别称有膑、骸、止、趾等好多种。可见,施刑时有断足的,有断腿的,还有挖膝盖骨的,总之就是让人不能走路。比如兵法家孙膑,其本名孙伯灵,就是因为受膑刑被挖了膝盖骨,所以叫孙膑。

宫,这个就不用解释了,众所周知,“男人去势为宫”。比如《史记》的作者司马迁就是受了宫刑。至于为什么汉文帝废肉刑,而汉武帝时司马迁还受到了宫刑,我们后面会给出解释。